您的位置:首页 > 管理咨询 > 流程管理

医管案例 |美国医院信息化发展走过的几道“坑”

发布时间:2015.07.06   来源:医疗信息资讯

 

在医院信息化发展的浪潮中,美国医院可谓是先驱者,它们在数字化医院发展的过程中,有许多经验值得国内借鉴。

 

误区1:数字化医院等于无纸化医院

 

事实:在可预知的未来,数字化医院仍将是电子与纸质混合的信息模式

 

数字化医院通常被视为不再使用纸质记录病例,取而代之的是各类电子渠道、系统和工具。而无纸化医院或许是一项备受期待的长期的医疗产业,根据我们的经验,走数字化医院的道路会是一段复杂的、高风险且高成本的旅程。

 

目前只有极少数的医院可归类于无纸化医院。此外许多临床医生和管理人员都强调,在特定的医疗环境内,使用纸质记录工具对于采集患者信息最为有效,但他们也认可纸质工具的“数字化实现”这一科技方向,因此纸质化与数字化两者可共存。事实上在可预知的未来,数字化医院仍将是电子和纸质的混合信息模式。

 

另一种可供选择的实际设想模式是“纸质简化”医院,这类医院的凝聚焦点是确保患者可“数字化访问”正确的信息及服务系统,这样可以优化对患者的治疗、疾病研究、医学教育及其他重要医学功能的质量和效率。但它并不意味着所有的信息和服务均以数字化方式提供,而是应该进行选择性的推动,与策略重点保持一致,最大限度的为患者、临床医生和医疗组织提供便利。

 

但是“纸质简化”模式或混合性模式还将面对很多挑战,包括:

 

访问——临床医生可以简便的随时访问所有信息。

 

安全性——管理纸质病历记录,保护患者隐私。

 

及时性——防止临床医生作出重要决策时,因急于完成纸质信息而浪费宝贵时间。

 

完整性——整合所有相关信息以形成全面记录。

 

误区2:数字化医院要当作“数字化世界”来设计

 

事实:医院需要实现数字化与非数字化供应商的信息交流,以支持临床医生,为患者尽可能地提供最佳治疗。

 

包括数字化医院在内的所有医院,并非一个孤立的功能体。为患者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护理,则需要当地就诊的医疗卫生系统及时交换患者信息。该医疗系统包括基层医疗、专科医疗和医疗专家,以及其他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

 

不幸的是,医疗组织的数字化转换速度已经远远落后了,许多地区的医疗组织仍然对此毫无准备。数字化医院的设计必须认识到这一现实,尤其是系统需要与当地医疗卫生系统,进行数字化和非数字化相结合的信息交流。

 

在可能的情况下也必须考虑和利用管辖权和国家电子医疗项目,例如国家个人电子健康档案系统(PCEHR)。这些项目大多数都为了提高患者信息的交互性和流动性,并增加了实现医院数字化目标的可能性。最终结果它们将可能会成为一项技术基础设施,以支持医院和多数医疗系统的数字化部门之间进行信息流动,包括实现医疗组织内的纸质信息的交互及转换。

 

误区3:临床需求决定医院的技术能力

 

事实:临床需求和技术策略必须同时发展

 

随着解决技术瓶颈成为数字化医院建设中最为核心的部分,技术的价值也在不断演变。例如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无线网络化的“智能”临床监测等设备,正从根本上改变了诊疗和护理的方式。临床需求与技术能力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单方面的,也不是由谁决定谁,而是变得更为紧密、相互依赖。而这种相互依赖性表明医院的技术策略,不再是简单地遵循临床需求和护理模式,取而代之的是两者的相互协调和共同发展。其关键是认识到:技术进步为诊疗和护理模式的创新设计开辟了多种可能性,尤其是针对日益复杂的新的临床需求。

 

临床医务工作者和技术人员必须共同努力,了解哪种诊疗模式应该与数字化医院的技术互动,以及寻找提供创新医疗服务的途径。然后临床过程和技术进步经过不断细化达成共识,并反作用于医疗服务和医院管理。

 

该种模式下的设计与开发的重要方面还包括:

 

患者的流动与医疗资源的管理模式

 

信息流动以支持医院部门之间的临床转诊和交接

 

医院内外的移动医疗与信息访问需求,尤其是患者病历

 

物理及虚拟访问的安全性需求

 

误区4:行业框架及成熟的“最佳典范”模式展现了每家医院的数字化路线图。

 

事实:数字化应由设计战略推动,而该设计战略应基于本地优先级服务、关注点、医疗模式及可行性。

 

几款采用电子病历(EMRs)的模式在经过成熟期后,近年来颇具影响力。每个模式均展示了重点推广和引入数字化功能的建议优先顺序。它们的成功无疑是有指导性意义的,但不应该被视为通用或规范性模式,而且也未必适用于所有的医院。

 

根据美国电子病历应用分级模型,全数字化EMR的实现代表着成熟度的最高水平。事实上,随着电子病历在一系列临床、实验室及其他系统上的应用,大多数医院正在逐步实现EMR。然而全数字化未必适用于所有情况下,混合型EMR(选定的记录类型表示为扫描图像或是以其他格式进行储存)在某些医院可能更为切合实际。

 

这是因为每家医院开始EMR之旅的起点不同,例如独特的需求配置,当前和计划的技术投资,与服务提供商的关系,医务工作者接受改变的能力和IT部门提供技术支持的能力。集合所有的这些因素意味着,每家医院通往数字化战略的道路都将是一段独特的旅程。

 

数字化未来的过渡期,需要每家医院综合各自的业务和临床策略,同时还需要技术能力与外部支持。因此成熟的数字化模型和行业框架仅仅只是提供了方向,但并不告诉你“为什么”与“如何”去达成。

 

 

 

上一篇
百强视窗 | 温医一附院:医企联合打造“
下一篇
医管案例 | 一个“外行”给“内行”的医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
关注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