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管理咨询 > 新院建设

百强视窗 | 深圳华侨医院:我们要做百年医院

发布时间:2015.05.22   来源:财新健康点


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创立于2004年,是医院管理咨询行业的领航者,有一支具有国际化背景和国内实战经验的管理咨询团队,已为超过500家大中型医院提供全方位管理咨询。


编者按:五个中国医院竞争力排行榜,包括县级医院、地级城市医院、省会市属医院、中医医院和非公立医院。榜上的百强医院都是相应层级医院的标杆,为更好地发挥这些标杆对其他医院的示范作用,提高管理水平,本视窗将从医院管理的角度出发,优先为已成为艾力彼竞争力联盟会员的医院提供展示机会,通过展示百强医院的风采,为更多走在发展道路上的医院提供借鉴和交流的平台。从现在开始,这里是百强医院的舞台,是管理的视窗。打开一扇窗,你能看到精彩的世界!


瞄准大量工厂入驻深圳及周边地区所催生的“蓝领医疗市场”,在2014“中国非公立医院·竞争力排行榜”中位列第41的深圳华侨医院为自己开通了一条通往民营医疗的道路。


“办民营医院难,在深圳这样的地方办民营医院格外得难。”深圳华侨医院的董事长、创始人廖志仁甫一落座便发出这样的感叹。


在廖志仁看来,深圳非公立医疗的发展相比其他城市更为艰难,“由于地方经济实力雄厚,政府对公立医院投入多,深圳公立医院太强,这样给非公医疗发展的空间就更少,民营医疗要生存真的很难。”


财经作家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中这样评价民营资本:“相对国有和跨国资本,对中国变革贡献最大的民营资本一直命运多舛。它们从草莽崛起,几乎没有任何资源扶持,成长受到多重局限,并每每在宏观调控时刻成为整顿和限制的对象,不过,它们却是变革最重要也是最坚决的推动力量。”


深圳华侨医院的发展史仿佛就是这段话的一个注脚。


在工厂边上办医院


深圳华侨医院创办于20005月,原名深圳深联医院。20105月,经深圳市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深圳市侨办批准,更名为“深圳华侨医院”。经过15年的发展,这家位于深圳关外的民营医院已经成为一所集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保健和康复为一体的综合性医院,现有建筑面积4.8万平方米,编制床位800张,职工660人。


身兼深圳政协委员、深圳侨联副主席的廖志仁,是一名马来西亚侨眷。15年前,在试过形形色色的行业之后,他决定投入医疗行业,开办医院。当时内地民营医院市场尚未起步,廖志仁看中深圳平湖大量港资企业和外来人口的医疗需求,设立了深圳华侨医院(原深联医院),这也是中国大陆第一家非政府办的华侨医院。


初春的晚上,华侨医院所在的龙岗区平湖街道热闹非常,这里与东莞市仅一路之隔,操着天南地北乡音的年轻人在夜幕降临后仿佛一下从地底冒了出来。他们全都是在附近工厂打工的外来务工者。平湖街道是工业重镇,现有各类工业企业1200多家,覆盖了电子、塑料、金属、玩具、纺织、机械、印刷、纸品等多种行业。廖志仁告诉健康点记者,几年前当地的工厂外迁潮前,打工仔还要多。


十几年前的深圳,经济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大量外来人口涌入,“看病难”问题渐渐凸显,尤其是宝安、龙岗这关外两区,对医疗服务需求迫切。龙岗一带的港台侨资工厂众多,居住着几十万人口,但当时只有一家二级医院,远不能满足当地就医的需求。


廖志仁说,当地有些工厂,晚上仍需要加班,一些工人如果在夜里受了工伤,结果往往非常惨:一方面受伤了需要送往市中心的大医院,但救治路途十分遥远,另一方 面,市中心医院床位也紧张,有些病人送去了也往往住不了院。另外,当地许多工厂是香港人所开,到了晚上,老板出关回香港过夜,联系不便,工人受了工伤不能 及时找到负责人,也经常拿不到亟需的就诊费用。


廖志仁在这其中看到了医院的市场需求。凭借自己在侨界的深厚人脉,廖志仁带着深圳华侨医院就与当地400多 家企业、工厂签订医疗服务合约。医务人员进工厂给工人免费讲医疗急救的健康知识,为工人体检。同时,跟企业和工厂以及平湖商会以订立合约记账的方式,解决 工厂工人及时就医的问题。企业按月结算医疗费用。签约企业工人可以开通绿色通道,到医急诊不需要交钱,直接登记收治。这为当时的港资企业解决了很多问题。 更重要的是,这种因地制宜推出服务的做法和思路,也为医院赢得了病人,打开了市场。


市场催生的“王牌学科”


说到华侨医院的手外科,廖志仁难掩得意之情,因为这是深圳华侨医院的王牌学科。


鉴于医院所在区域工伤高发的情况,2003年, 深圳华侨医院手外科独立建科,专门收治手外伤病人。同时,华侨医院投资一千多万元人民币,加大了对科室的投入力度和专科人才的引进,希望通过加强科室建 设,把平湖的手外伤病人留在医院治疗,让患者能够得到及时、高水平的治疗。医院引入了原中华手外科学会常委、东北三省手显外科学会主任、享受国家特殊津贴 的专家张咸中教授为学科带头人,并在医教研等各方面大力投入。


在张咸中教授的带领下,经过近十多年的努力,华侨医院手外科已发展成为技术力量雄厚、功能完善的优势临床医学特色专科。华侨医院手外科在断指再植、急诊拇手指再造、血管神经损伤修复、手及四肢复杂伤组织、缺损各种皮瓣修复上取得了相当的成就。


手外伤的治疗需要争分夺秒,它关系着肢体功能的保存和重建,关系着患者今后的生活质量。为此,华侨医院的手外科专门开通了24小时急诊绿色通道。手足再植手术中的血管大都在1毫米以下,稍微不注意就可造成血管栓塞、痉挛,容不得半点马虎。而且手术后一星期内,为血管危险期,医护人员必须每30分钟观察病人血运情况,做到及时发现问题,及时处理。“做一台手术等于上一次战场,不能懈怠,更不能有稍微疏忽。”张咸中教授说。


深圳华侨医院手外科建科以来,已经收治5000余例急诊创伤病人,拇手指再造、各复合组织瓣游离移植将近400例。其开展的断指()再植成活率高达98%,已达到国内一流水平。


201110月,深圳华侨医院手足显微外科被国家卫生部评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目前深圳拥有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建设项目的医院一共只有5家,除深圳华侨医院外,其余4家全部是公立医院。这意味着,深圳华侨医院成为深圳首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拥有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建设项目的民营医疗机构。


对于手外科获评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廖志仁感触良多:“作为一家民营医疗机构,我们不像公立医院那样有财政拨款的扶持,却仍然需要与公立医院竞争,比技术、比服务。手外科能入选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一家医院的“经济新常态”


最近一年,“经济新常态”刚刚成为大家耳熟能详的新热词,但对廖志仁而言,“经济新常态”带来的冲击早在几年前就有切肤之痛。


随着地租和人力成本逐渐高企,从2000年后,深圳的制造业工厂逐渐出现了外迁的情况。 2011年,深圳市委新经济和新社会组织工作委员会对民企进行了摸底调查,显示中小民企倒闭、外迁“呈现一定程度的加速态势”。受这股工厂外迁潮冲击最激烈的就包括华侨医院所在的龙岗平湖地区。


对廖志仁而言,工厂外迁,当地工人数量随之大幅下降,这意味着深圳华侨医院仰仗的当地病源也剧烈流失。


“数字上的变化太明显了,”廖志仁回忆到。在过去10多年里,深圳华侨医院医院70%80%的患者是平湖街道工厂里的工人。“过去绑定我们医院医保的人数有十多万,后来持续地下降”。


此外,随着深圳产业转移,工厂减员以及关内外一体化、城市更新步伐的加快,平湖地区的工厂厂房逐渐被新建的住宅大楼取代,原关内居住人口外迁,医院就医人口的结构也发生改变,人口结构的变化,导致医院所提供的医疗服务也必须要跟随市场发生改变。


医院现在的“就医主体已经由过去的工人变为城市白领和居民。”廖志仁说。正是看到医院服务对象的改变,深圳华侨医院的发展重心和科研投入重点开始向癌症肿瘤治疗方向改变。


2013年,深圳华侨医院投资2000多万元增设了肿瘤综合治疗中心。肿瘤综合治疗中心共设置了51张病床,可进行肿瘤(癌症)的化疗、放疗、微创、介入、免疫和生物细胞治疗,并邀请到肿瘤治疗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郝希山担任华侨医院肿瘤中心顾问。


与深圳市其他医院将肿瘤患者分散在各个临床科室诊疗不同,深圳华侨医院肿瘤综合治疗中心的思路是将为各种肿瘤患者提供综合性的治疗。。郝希山院士就表示,在 欧美国家,只有国家级的肿瘤中心和持有肿瘤专业执照的医生,才可以为肿瘤患者进行治疗,这种集中治疗、集中管理的模式相比较而言,更利于改善治疗效果。


廖志仁表示,肿瘤综合治疗中心将充分发挥医院人才、技术和设备优势,瞄准肿瘤学科发展前沿,致力于打造“国内领先的肿瘤综合治疗和个体化治疗基地”。


“深圳是个移民城市,人总是来来往往,但是很多年轻人来了也是定居下来的。今后还会把他们的父母接来一起住,人总有生老病死,我们做的这些,他们以后会用得到。”廖志仁信心满满地说。


另外,在原本强势的手外科专科建设上,华侨医院扩大了它的外延,“把手外科发展到足外科、关节外科等。”此外,还加强了医院消化内科、心血管内科、康复学科、妇产科等科室的建设,通过扩大医院病种治疗和学科建设的加强,扩大服务范围、提高医疗水平。


社康中心,是赔钱买卖么?


廖志仁办医院,市场嗅觉敏锐的另一例子是他对社康中心的关注和投入。


社康中心,是社区健康服务中心的简称。意在破解“看病难、看病贵”的痼疾,1996年,深圳市率先在全国启动社区健康服务体系建设工程。数据显示,仅2013年,深圳市609家社康中心共提供公共卫生服务1483.8万人次,较上年增长19.6%,实现双向转诊100万人次,诊疗量达3470.3万人次,超过全市医疗机构总诊疗量的1/3。据新华社的报道,201415月,深圳市社康中心诊疗量达1126万人次,占全市医疗机构总诊疗量的34.7%


2013年,深圳各区财政用于社区健康服务专项经费总额为9.1亿元,较上一年增长19.2%。其中,用于社区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经费总额为4.6亿元,基本达到每年每常住人口40元的标准。今年上半年,全市10个区全部完成社康基本公卫经费的预拨工作,共计3.14亿元。


深圳参照国外模式,在坪山新区、光明新区、宝安区选取了部分社康中心试点财政全额保障的新型运营模式,按照服务人口进行全额拨款,并通过预付费方式打包给社 康中心,社康中心通过服务优化减少支出,将结余部分作为绩效奖励。“这将有助于社康中心控制总费用,调动社康管理工作人员的工作积极性,减少危重患者的抢 救和治疗时间。”


2014年,华侨医院所在的龙岗区财政共投入社康中心2.4亿元,包括人员经费4844万元,基本公共卫生经费1.2亿元,另外还有房租补贴、计划免疫补助、标准化建设经费等。在每服务人口拨付40元维持经费的前提下,2014年,龙岗在社康的公共卫生服务经费投入比2013年增加2000万元,还拨付840万元用于社康中心的医疗设备投入。


深圳市对社康中心的大力支持和推进让廖志仁等民营医疗资本看到了其中的机会。早在民办社康风潮初起的2002年,华侨医院便一次申办了4家社康中心。如今旗下有5家社康中心。


深圳当地一位熟悉社康中心的人士表示,早期民办社康中心偏重医疗,因为政府还未出台扶持政策,而医疗可以带来收入,帮助解决社康中心的生存问题,但如今世易 时移,政府加大了对公共卫生事业的投入,社康中心拿到足额补贴,需要接受十多项考评打分,每个项目的权重都不低,“考核改变了民办社康趋利的格局”。


外界看来,“打包收费”的社康中心并不像是个能赚钱的好生意。但廖志仁有自己的盘算。在社康中心上,民资趋利需要用另一种眼光审视,这个“利”并非直接的经 济收益。社康中心是一个窗口,既可以满足群众的就医便利,又可以做出民营医院的口碑,其实就相当于做广告了。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个投入可以得到患者的认可。


另一个吸引华侨医院办社康中心的,是转诊效 应。“社康做不了的检查、治不了的大病,可以转到医院来,医院的一些康复业务也可以转向社康中心,这样既节约了医院成本又扩大了客源”。廖志仁没有深圳华 侨医院旗下社康中心具体往医院转诊了多少病源,但他肯定这个数字“相当可观。”


201310月,深圳华侨医院被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评为全国民营医院百强医院,全国民营医院排名第四十二位,深圳市排名第一位。


深圳华侨医院的成功甚至影响了深圳当地卫生行政部门对民营医院的态度。深圳市卫计委主要领导曾对媒体透露,市卫人委正在推进华为科技城、龙城、龙华、沙井、大浪、平湖、葵涌等片区7家“十二五”规划新建医院的立项工作。上述7家医院的筹办将优先考虑社会资本。这7家医院不单是接受社会资本投资,还要求投资方组建一支可靠的医疗技术团队。“在社会资本不愿意投资的情况下,再考虑由政府来举办这7家医院。”


深圳华侨医院也抓住这个好时机,成立深圳侨爱医疗投资公司。近期,深圳首次挂牌出让龙华一块医疗用地让社会资本兴建三级医院,深圳侨爱医疗投资公司也报名参与竞拍。


同时,廖志仁也没有忘记曾给华侨医院带来稳定病源的那些工厂。随着深圳当地的工厂内迁至广西、川渝等地,华侨医院也打算追随它们的步伐,将医院开往内地。廖志仁说希望通过输出手外科医疗技术的方式,在河源、重庆等地,再建2- 3家专科医院。


医疗行业的投资不同于其他行业的投资,新建一个医院的投资规模大、回收期较长,不确定性大,很多人都不敢碰。廖志仁说,从卫生经济学的角度看,在国内,一个二级医院的发展一般要810年才能看到希望,而一个三级医院所需要的时间更长。在华侨医院的发展上,他已经累计投入了4亿多元。幸运的是,在过去1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医院发展一直相对顺利,“由于医院不是一开始就是三级,而是从规模比较小的二级医院起步,在第二年,医院就实现了收支持平,在第三年、第四年扩大规模后,也逐渐开始盈利。”


廖志仁身兼深圳市政协委员的职责,他表示自己在很多场合都呼吁过,应该改变医疗服务的付费模式。财政应该对公立医院和社会医疗机构一视同仁,将原本补贴给公 立医院的运营费用取消,转而投给医保,提高医保的支付标准。让医院靠服务吸引患者,从医保付费中获得收入,而不是人为地将医院按性质划分为公立和民营。


“在台湾实现了全民医保,病人认可哪家医院,就去哪家医院就医,不管医院是公立的还是私营的。医院的服务好,技术好,才能吸引到病人。病 人的医保付费,就成为医院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廖志仁说,“这种医疗付费模式就让医院想尽办法做好服务,使得公立医院和私营医院可以不受身份差别的限制, 同台竞技。”在基本医疗服务市场,民营医院显然是无法与公立医院竞争的。“但与公立医院竞争的优势是,民营医院更有市场触觉。”民营医院能根据周边市场的需求提供调整服务。


截至2013年底,深圳民营医疗机构有2155家,其中医院73家,民营医疗机构的数量居全国前列。大浪淘沙,很多非公立医疗机构都被“拍死”在了市场上。它们有的试图剑走偏锋,投机取巧,最终死得其所;有的却也曾满怀豪情,希望堂堂正正与公立医院一较短长,最终却黯然离场。经过市场“锤炼”的这些非公医疗机构,很多都逐渐找到了自己的市场定位。


15年,对动辄几十甚至上百年历史的公立医院而言,可能只是历史一个短暂的安稳片段,而对廖志仁和它的深圳华侨医院而言,如同险滩行船,回避暗涌、应对狡黠、路线调整都是事关生死存亡的选择。采访中,廖志仁一直强调要做“百年医院”,作为掌舵人,他要受到的考验还有很多。





上一篇
没有上一篇了
下一篇
百强视窗 | 三博脑科新十年的扩张之路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
关注我吧